“根本没有人在乎我们”——探访美墨边境墙边的“日工”市场

  新华社美国圣迭戈1月7日电 通讯:“根本没有人在乎我们”——探访美墨边境墙边的“日工”市场

  新华社记者黄恒 檀易晓

  “美国国会和特朗普所做的,全是政治,而我们在这里说的,是人们真正的生活,他们玩弄政治游戏,根本没有人在乎我们。”34岁的“日工”胡安对记者说,他来自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

  胡安站在圣迭戈市费尔芒特大街5920号、家居巨头家得宝连锁店外停车场的一角,穿着一件脏乎乎的白色帽衫。  

  星期六早晨9时,紧挨着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的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还没有从周末的狂欢中醒来。而胡安和他的“日工”伙伴们——墨西哥人、厄瓜多尔人、海地人,6时就已站在那里,等待临时雇主的到来。

  他们之所以被称为“日工”,是因为不论与雇主谈妥按小时还是包活儿计算工钱,他们都要求雇主必须在每天工作结束后支付当日薪酬。

  对来自美墨边境墙那一边的“日工”来说,等待主顾、讨价还价然后去干活儿就是日常生活,躲避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探员检查和当地种族主义分子骚扰,以及防止被雇主欺诈也是日常生活。

  这种生活并未因关于美墨边境墙的政治争论而有太大变化,距离边境35公里的地下劳工市场依旧存在。数千公里之外的华盛顿,截至7日,美国政府已经因为国会与总统无法就边境墙建设预算达成一致而停摆了17天。

  美国雇主们开着车子过来,找人、谈价钱再载着工人离开,没人去问这些劳工是否有合法入境证件,现实的供求关系决定了人们的选择。

  “我干过很多工作,从装修到搬家,再到建房拆墙和园丁,很多人不会去找专门的公司,那样他们可能要支付每小时45美元,而在这里,只要支付每小时15美元。”胡安说。

  55岁的“日工”克拉迪奥和胡安一样,拒绝透露自己的姓。同样来自墨西哥的克拉迪奥说,他曾被雇主带到距离边境200多公里外的城市工作,然后雇主再给他买张车票,让他自己回来。

  “有两个原因,他们需要我们。第一,我们没那么贵,第二我们工作非常卖力,我们比任何你知道的人干活都更卖力,”克拉迪奥说,“你不会看到一个拉美裔站在街角伸手乞讨,他们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辛苦工作,赚钱养家。”

  2016年底,多位加州商界、法律界和宗教界人士曾在美国最高法院作证,美国大约四分之一所谓“非法劳工”居住在加州,他们占加州人口总数的7%,却同时占州内农业工人总数的34%、制造业工人的22%和建筑工人的21%,每年为加州创造1300亿美元的GDP。

  蒂娜·贝特尔是志愿者组织“边境天使”的成员。成立于1986年的这个组织向越境者提供必要的人道主义援助,如在偷渡通道放置食物和水,以防被“蛇头”丢弃的妇女和儿童死亡,也会为“日工”提供法律咨询和物资援助。

  贝特尔说:“我不认为修建边境墙可以将毒贩和毒品挡在美国境外,他们总会想方设法进来。相反,修建边境墙只会逼迫好人铤而走险,人们不得不通过沙漠中的偷渡通道,那里冬季寒冷,夏日酷热,很容易导致人员死亡。”

  据“边境天使”统计,自1994年9月美国开展加强圣迭戈地区边境管控的“守门员行动”以来,已有逾万人死于从墨西哥到美国的越境行动中。

  胡安早把一切看透。他说:“他们都有各自原因,为什么要修墙,或者为什么反对修墙。对他们而言,一切都是政治,至于这会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他们根本不在乎,他们只在乎,下一次选举的时候,他们能够说什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根本没有人在乎我们”——探访美墨边境墙边的“日工”市场